主办:四川省殡葬协会    
注册   |   登录           
时事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时事新闻>>巴蜀二胡界“一代宗师”段启诚去世

巴蜀二胡界“一代宗师”段启诚去世

作者:四川殡葬网 来源:成都商报电子版 发布日期:2018/01/12 阅读次数:334  评论0【打印】 【复制信息】

 蜀二胡界“一代宗师”段启诚去世,其代表作有《苗岭早春》《大凉山狂想曲》等

斯人已逝,仍余二胡声悠悠

  1月8日下午3点,开创了巴蜀二胡艺术流派的一代宗师段启诚因病逝世,享年94岁。

  作为巴蜀二胡艺术泰斗级人物,段启诚用70多年时间将巴蜀二胡发扬光大,并通过艺术实践,对二胡艺术传统进行创新,使多年默默耕耘的四川二胡有了“身份的证明”。在从艺70年时间里,曾创作二胡独奏曲及练习曲50余首,代表作有《苗岭早春》《大凉山狂想曲》《黔中意象》《叙事曲 小牧民的一天》等,曾任四川音乐学院民族器乐系教授、原民族器乐系系主任,是蜀派二胡艺术奠基人,为我国的高等音乐院校和艺术演出团体培育了一批高级教学、演奏和理论研究人才。

  1924年,段启诚出生于温江,1945年进入四川省立艺术专科学校音乐系学习作曲,同时师从著名二胡演奏家、大提琴演奏家俞鹏学习二胡。1950年毕业,后任四川音乐学院民族器乐系教授、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原民族器乐系主任。

  段启诚首次在二胡演奏上运用连续同向拉弓,大段快速的自然跳弓,快速的内外弦拨奏,五度双弦连续演奏等技法,为发展二胡演奏技巧和丰富二胡艺术的表现力做出了有益的探索。

  经历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历程,蜀派二胡以清新典雅又不失雄健豪放的演奏著称于世,但一直因派别区分模糊备受争议。正是段启诚多年默默耕耘,让四川二胡有了“身份的证明”。

  2009年,段启诚在从艺七十周年系列活动暨蜀派二胡艺术发展思路新闻发布会上,首次正式对外明确了蜀派二胡艺术的概念,并指出,凡在四川工作的二胡人、四川人写的二胡作品及川外人士学的四川题材的二胡作品和海内外从事二胡工作的四川人皆纳为“蜀派二胡”。

  师从段启诚的四川省音乐特级教师李鸿涛回忆起段启诚第一次为自己上课,是在1974年。新都桂湖公园的一个凉亭,一身白布衬衣、蓝色下装的段启诚衣着普通,为人极为谦和。

  后来,李鸿涛到柏合乡中心小学任教,组建了一支乐队,28个农村娃拿起了二胡、竹笛、月琴、扬琴等,两年后乐队小有名气。1987年,李鸿涛代表学校邀请段老指导,当时63岁的段老已从川音退休,认真地指点了学生们演奏的小合奏《金蛇狂舞》、《歌曲联奏》、二胡齐奏《赛马》、《春耕忙》等,鼓励他们报考音乐学院。

  其学生贺超波说,在专业上,段老一直非常严谨,每次给学生上课,段老都要自己演奏多遍,自己熟悉了才能给学生讲授。有时候,老师甚至一整堂课地指导自己的一个音,“这个音整不对,就不要往下学了。”

  “退休后仍然在坚持创作,前几年段老的二胡作品音乐会上,演奏的绝大部分都是退休后的作品。”1981年就师从段启诚的贺超波已是著名二胡演奏家、成都民族乐团乐队首席,他回忆说,老师即使在中风瘫痪后,仍坚持锻炼,从病床上站起来,继续创作。

  “老师的作息不一样,这么多年了一直坚持晚睡晚起。”贺超波说,每天晚上,段启诚都要看书学习到凌晨两三点。“他说晚上最清醒、记忆力最好,是最佳的学习时间。”

  虽是艺术大家,但段老一生谦逊,性格和善,几乎从不当众发火。贺超波说,有一次老师课前检查一周的练习情况时,有一个学生偷懒没有练习,段老让他到门外罚站。学生第一次见老师发火,愣在原地没动。段老生气地说“那你在这,我走”,“这是老师生气表现的极限了。”贺超波说。成都商报记者 于遵素 李春雨

分享到:  

发表评论:【登录】 【注册】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